?
主頁 > 宗教新聞 >

米廣弘:絲綢之路上宗教文化的交流與交融

發布時間:2018-03-12 18:21

陸上、海上絲綢之路讓不同的宗教文化交匯在一起,共同書寫了人類文明交流史上的絢爛篇章。絲綢之路不僅僅是經貿之路,也是文化之路、信仰之路,時下在經貿交流合作的同時,也要重視人文的交流合作,特別是民間的文化和宗教文化交流,以此真正提升中華文化的軟實力,擴大中華文化的影響力。

今天,歐亞地區許多宗教都是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傳播的。公元前1世紀,印度佛教沿著絲綢之路傳播到中國內地,到唐代時,中國佛教傳統的八大宗派,其中六個都是在絲綢之路的起點長安形成,由此逐步傳播到各地,對于中國傳統的儒學、道教,以及文學和藝術等各個方面形成重要的影響;伊斯蘭教的大規模傳入同樣是依賴于絲綢之路的開通,大批東來的阿拉伯、波斯和中亞的穆斯林商人、使節、士兵不絕于途,到蒙元時期,形成“大分散、小集中”的聚居形式,他們以中華為家,逐漸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。通過絲綢之路這一溝通東西方的要道,襖教(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)、摩尼教、猶太教等,這些曾廣泛流傳于中亞西亞的宗教也傳入中國,在中國境內留下了豐富多彩的遺跡,而中國本土的道教文化,也正是通過絲綢之路的繁榮發展中被歐亞地區至今廣泛認可和適用。

作為中國絲路遺址最為豐富的新疆,遺存的古城、石窟寺、烽燧、墓葬、巖畫等達200余處,包括各種宗教融合的遺跡。歷史上,這里曾有7種宗教交融于此,除了佛教和伊斯蘭教外,還有摩尼教、薩滿教、襖教等,這些宗教的很多倫理思想都融入到今天的佛教和伊斯蘭教中。

不同宗教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前提下,相互學習,交流交融,促進了宗教文化的發展。如今吉爾吉斯斯坦的中世紀古跡阿克貝西姆遺址,分布大量遺跡,中國佛教寺院的文化元素應用地十分明顯,同時,中國佛教藝術也受到了中亞、西亞的熏陶,尤其是犍陀羅(今天巴基斯坦的白沙瓦)藝術,而犍陀羅藝術又是受到了希臘藝術的影響,由此可見,中國佛教的藝術間接受到了希臘藝術的影響。另外,在文化交流中,中國藝術更是被中西亞大量吸收,14至16世紀盛行于波斯的伊斯蘭教“細密畫”,就是中國繪畫的精髓體現。

不同宗教信仰的國家可以“共享和平、共同發展”,絲綢之路沿線的國家,很多都具有不同的宗教信仰,但是這并不妨礙這些國家和平共處,恰恰是通過文化交流,使得“民心相通”,因此可以合作共贏,并反作用于商品貿易,由此帶來生產技術的發展,最終形成繁榮的大格局,中亞地區還一度發展為世界最重要的絲綢集散地之一。

從絲路的中華文明、印度文明、阿拉伯文明、歐洲文明看,它們之間始終保持著和平友好的交往秩序,與其它的文明發展軌跡有著很大的不同。15至17世紀,由歐洲通往新航路的“地理大發現”,其伴隨的后果是對于新發現地區的掠奪,對美洲印第安人的大肆屠殺,非洲黑人的大批販賣,黃金、白銀、香料等不斷強搶后運回歐洲。絲綢之路與之有著截然不同的結果,其和平友好的秩序確保了不同文明體系的獨立并行,這也是當今人類應該借鑒的交往智慧。

“一帶一路”見證了世界諸多宗教的傳播與交往,承載了不同宗教的思想創新與歷史進程。在今天,絲綢之路在傳播華夏文明過程中再度煥發新機,成為國家戰略,更要加強絲路宗教文化的交流交融。歷史和現實的經驗充分表明,人類文明能夠在相互交流的過程中獲得新的發展,文明因交流而多彩,文明因交融而豐富。

(責編: 李元梅)
网上棋牌投诉